要闻LOLPUBG
电子竞技:道路虽是曲折的,但前途很光明
2018.06.1315:48 作者:大电竞 来源:大电竞

Uzi等了6年,才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而电竞则是等了快20年,才完全被奥林匹克大家庭所接纳。


5月14日,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正式对外宣布《英雄联盟》、《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国际版)、《皇室战争》等6款电子体育表演项目将亮相2018雅加达亚运会的赛场。



6月12日,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在香港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2018雅加达-巨港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预选赛的情况。经过亚洲区域预选赛,各个项目最终会有8支队伍进入亚运会决赛阶段。


这将是电子体育项目在亚运会中的首次亮相。对于电竞受众而言,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所有人,电子竞技是和篮球棒球乒乓球一样,是一项真正的体育项目。


而对于电竞圈来说,意味着整个产业的生态价值得到了全面认可,和“电竞入亚”一道接踵而至的好消息,不过是多年积累下来的量变在这个节点上迎来了爆发。


独立“文化综合体”的逆袭之路


5月20日的这一天,当RNG的队员推掉KZ基地水晶的那一刻,巴黎天顶体育馆下起了一场金色的雨。



随后, RNG以3-1战胜韩国队KZ,夺得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冠军这一消息在网络上开始发酵,热度堪比科比退役日,并迅速占领了微博热搜榜第一位,获得中国日报、共青团中央等官方大V的祝福加持。


根据Esports Charts的数据,在本届MSI上,决赛RNG vs KZ观看人数的峰值为1.27亿人,其中超过1.26亿人来自中国——这个人数相当于全国总人口的9%。


所以说,从关注度、社会影响力等层面来看,电竞已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体育运动,且具有相当独立性的生态。


否则,亚运会也不会将电竞纳入到自身体系当中。毕竟,电竞这种在亚洲地区有着良好群众参与基础的项目非常符合亚奥理事会开发“亚洲特色”的理念。就像卡巴迪、藤球、武术、板球这种非奥项目一样,尽管尚未进入奥运会的大家庭,但由于在亚洲地区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而被吸纳到比赛范围。


其实亚奥理事会为了亚洲地区体育国家之间更为平衡的发展,为了吸引更多国家的观众来关注亚运赛事,从上世纪80年代便开始主动吸纳很多新的区域性体育项目进入亚运会,比如日本的空手道,南亚的卡巴迪,东南亚盛行的藤球,以及中国的武术等,卡巴迪、藤球等项目都是在1982年成为亚运会表演项目,而在1990年北京亚运会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电竞这次走的是与这些项目一样的道路——今年先成为表演项目,2022年杭州亚运会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但与上述这些项目不同的是,电竞在东亚、东南亚和西亚地区都有着更好的用户基础,仅仅在中国就有3亿的电竞用户,而王者荣耀的注册用户数量也达到数亿人。


据悉,这次6个项目入亚后,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中国、日本、韩国、伊朗、印度、乌兹别克斯坦等超过22个国家/地区提报了各自参加的项目清单,电竞的用户基础和普及型毋庸置疑。


其实,即便是瘦身的奥运会,对于用户基础好,国家之间发展较为平衡的新体育项目也是持开放和欢迎的态度的,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就新增了空手道、攀岩、滑板、棒垒球、冲浪等5个大项,电竞这样用户基础好的体育项目也成为了国际奥委会的考察新项目,有乐观预测,电竞项目最快将于2024年被纳入巴黎奥运会。


同时,电子竞技作为新兴的体育项目,和传统体育一样,都具备“公平公正原则”和竞技精神以及商业运营模式。所以不论是联赛运营模式还是赛事转播,都以传统体育为榜样,并结合电竞特有的特征进行改良。


但电竞的发展一定不是一帆风顺的,和足球这种 “世界第一运动”一样,电竞也经历了足球运动在早期的曲折发展轨迹。


从12世纪到16世纪,因为担心足球会让他的臣民玩物丧志,且足球在英国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人们都是在狭小的街道上追逐嬉戏,经常会将皮球提到街边人家的窗户上,对于规则也没有明确的规定,容易造成受伤的情况,英国国王曾先后四次发布“足球禁令”。



不过,由于足球运动的特殊魅力,禁令未能使它夭折。


1848年,足球运动的第一个文字形式规则——《剑桥规则》诞生了。所谓的《剑桥规则》,即在19世纪早期的英国伦敦,牛津和剑桥之间进行比赛时制定的一些规则。

在有了基本规则的约束之下,足球发展越发规范化。


1857年,英国谢菲尔德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足球俱乐部。1863年,英国又成立了第一个足球协会。从此,有组织的、在一定规则约束下进行的足球运动开始从英国传遍欧洲,传遍世界。


如今,足球已经是享誉全球的运动,制造出无数的足球明星,甚至不少足球俱乐部也拥有着众多拥趸。每年,这项运动都要为全球体育产业做出重大贡献。


简单点理解,就是电竞这种新兴运动也好,足球这种传统体育也罢,运动本身存在的魅力和合理性是持久存在的,但外界能够全面接受也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这种相对曲折的发展历程也从侧面展示了运动本身的价值和存在的合理性。


与此同时,一些热门电竞项目的成熟联赛运营机制以及商业运营模式还在支持运动本身的蓬勃发展:


在联赛运营机制上,《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简称:LPL)落地了主客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简称:KPL)实行双城主客场制;《皇室战争》职业联赛(简称:CRL)则和其他多个赛区一起,共同构建良好生态环境。


在赛事转播上,2016年底拳头公司宣布《英雄联盟》的赛事转播权以3亿美金的价格交于迪士尼注资、隶属MLBAM旗下的视频直播公司BAMTech,并与其展开直播赛事的合作,合作时间将从2017持续到2023年。


因此,当电竞上升到奥林匹克精神之时,大众对电竞的接受程度一如对传统体育一般无差别:RNG夺冠后的舆论热度,并不亚于国足进入世界杯,这一切的反应都完全在情理之中。


属于电竞的“IP进化论”


实际上,电竞能够上升到奥林匹克精神的层面并非是一蹴而就,而是多方面资源整合以及多年运营积累的结果。


在电竞还是野蛮生长的阶段,并不足以支撑起一个生态圈,自然也就难以得到亚运会这种赛事的“重视”——即便在那个时候关注电竞的人群也不在少数,电竞也被国家层面认可为一种运动。


早在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便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承认了电子竞技在体育运动的范畴。


2004年10月,一纸禁令打破当时中国电竞行业的布局,封死了电竞通过电视普及而传播的可能,电竞行业也因此被困在萌芽期中。


但当时的电竞人并没有放弃对电竞的热爱和对冠军的追求,不论是SKY还是苏昊,都曾在昏暗无边的时代通过夺取世界冠军去为国争光。即便顶着对于电竞项目来说难以接受的网络延迟,即便蜗居在大众网吧中,以泡面充饥,都无法阻挡他们的电竞精神。



当时还未有“生态”这种形态出现,但正是这些人的坚持为电竞发展构建出了最早的场景和概念——电子竞技不等同于打游戏,电竞是一项体育运动。


随后,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快速迭代,热门游戏的兴起带动了整个电竞市场的兴起与火热。直播平台、电竞媒体、数据公司等周边行业兴起,电竞开始有了“产业”和“生态”的味道。


简单点理解,就是电竞不再仅仅是台上几个选手比赛,几个商家办个比赛那么简单,电竞行业开始衍生出主播、解说、赛事运营方等多个角色。当时的游戏厂商,开始逐渐收回赛事举办权,并与政府、体育主管部门、内容制作方一起,共同打造第一方赛事。


随着第一方赛事的发展,其赛事规模、奖金数额以及专业化程度开始大幅度超越第三方赛事。第一方赛事逐渐成为主流。


与此同时,电竞也开始吸纳越来越多资源,雪球逐渐滚大,整个产业的“盘子”也越发庞大,品牌价值逐渐凸显。


对于外界而言,最显著和直接的是赞助商“牌面”的提升:S7全球总决赛的赞助品牌既有电竞项目的老朋友罗技和英特尔,还有一些新的伙伴,奔驰、伊利谷粒多以及欧莱雅男士——对于奔驰、欧莱雅男士等赞助商来说,其受众趋向年轻化,与《英雄联盟》的受众如出一辙。



相比LPL五年来的成熟运营,KPL相对年轻,自2016年成立至今只有两年时间,却也吸引了诸多赞助商:


KPL 2017春季赛由雪碧冠名赞助,官方赛事用机vivo Xplay6 ,赛事用车全新BMW 1系运动轿车;总决赛冠军戒指由六福珠宝提供赞助;今年KPL的赞助商不管在合作伙伴的数量上还是阵容深度上都有较大的升级,vivo、麦当劳、浦发银行信用卡同期成为KPL的官方合作伙伴。


有了如今的生态支持之下,进入亚运会就是一种过往量变积累所达到的一种质变。


“电竞入亚”能带来什么?


对于电竞来说,能得到类似亚运会这样级别的赛事认可,对于日后的职业化建设、生态构建上是一次重大利好。


职业化建设方面,进入亚运会意味着目前产业所尝试的联盟化、主客场制度等模式已经得到了认可——它并非是厂商、俱乐部等方面的“一厢情愿”。


生态构建方面,入亚作为一个积极的信号,会让政府、高校等多方面的力量积极介入电竞。以西安市政府为例,5月25日在微博上轰动一时的WE俱乐部 “入城”,就得到了西安市政府的大力支持——西安政府为WE举办了高规格的西安城墙大唐迎宾仪式,以迎接其荣归故里。入亚之后,政府与电竞这样的良性互动也许会越来越多。



而在高校方面,以腾讯电竞为代表的厂商便通过拓展国内外的高校及机构资源,搭建了基于学历教育、职业教育和大众教育的电竞教育体系。


经过多年发展的电竞已经拥有了基础关注度,算是握有一把好牌。具备“粉丝经济”的经营框架后,外部资本的进入只要遵循着文创产业、职业体育的发展规律进行改造就能够获得一定收益。


毕竟,按照以往经验来看,在上层结构释放出如此“利好”之时,国内的创投圈难免会出现各种的躁动,打着各种“擦边球”来蹭电竞热度的行为极有可能出现。那对于创业者和追求长线回报的投资者来讲,就陷入了一种“既不想错过,又不想错爱”的纠结状态。


整个产业需要一个具备平台驱动力的“水电煤”机构来整合各方资源,或许腾讯电竞所扮演的就是这种角色,事实上,随着整个产业进入更为细化、细分的发展,更加需要“水电煤”这种的基础生态建设的支持。这种生态的基础建设尽管短期见不到直接受益,但终究是需要有人去做、去支持。


也许这一次的电竞入亚真正利好的并非是前端的赛事,而是后端的基础建设,至于电竞未来会有怎样的发展,腾讯电竞在6月14日举办的年度发布会,或许能成为我们观察其对产业未来思考和实践的最佳窗口。

Alternate Text
相关资讯
热点新闻
一天三天一周